读《三刻拍案惊奇》,发现里面有一段:

明永乐三年,庶吉士中有个刘子钦,一日因吃了两钟酒,睡在文渊阁中。适值圣上差内侍来,看见了,奏与圣上。圣上大怒道:“我阁中与他睡觉的么?”发刑部充吏,刘吉士便买了吏巾,到刑部中与这些当该一体参谒,与这些人谈笑自如。圣上又着人去看,回复;又传旨着他充皂隶。刘吉士也做起皂隶来。圣上又着人来看,回复他在皂隶中毫无介意。圣上也赏他是个荣辱不惊的度量,假说道:“刘子钦好无耻,还他官职。”依然做了吉士。

这和唐绍仪的故事颇为相似:

唐绍仪,又名唐绍怡,字少川,生于1862年1月2日。武昌起义爆发后,唐绍仪任袁世凯内阁的全权代表,赴上海与南方民军总代表伍廷芳谈判。最终确定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唐绍仪出任民国的第一任内阁总理。1912年,袁世凯妄图恢复帝制,6月15日,唐绍仪愤而提出辞呈,时任总理不足3个月。在接下来的岁月里,唐绍仪多数时间在家乡隐居,直到1931年3月16日突然出任广东中山县县长。四年县长,古稀之年的唐绍仪修马路,建医院,有板有眼,绝不糊弄。

中共建国后,毛泽东多次公开引用这个例子,教育干部要能上能下。

俗话说的好,宁可没了有,不可有了没,能荣辱不惊,屈身委事者,实属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