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豆瓣,被问到是否记得儿时的梦想。

那时候,我的梦想做一名科学家,实现核聚变发电和反物质飞船。

几十年过去了,有谁还记得儿时的梦想,有谁还坚持儿时的梦想?

事实上,我连去年的计划都已经忘记。

今年的,则找借口拖着不肯努力实现。

惰性,惰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