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王家岭矿难发生后,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是兄弟。

我不知道那些困在地下的矿工,听到这个词会说什么。

我想,他们会说,那些千里驰援连日奋战却只能吃开水泡面馒头菜汤的救援队员,是我们的兄弟。

我想,他们会说,那些终日守候洞口焦急等待消息的矿工和亿万默默祈祷的民众,是我们的兄弟。

但是,领导,我们不是兄弟。

没有人会让兄弟未经安全培训不懂得自救器材使用的情况下就在安全设施不齐全的煤矿里工作。

没有人会让兄弟在已有事故迹象却为了抢进度保住领导考核绩效而不顾一切掘进的煤矿里工作。

没有人会让兄弟在每月只拿千把块工资却累死累活把命搭上还不够家人吃穿温饱的煤矿里工作。

领导,我们真不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