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百度通过屡屡陷害的方式打击竞争对手谷歌的时候,当google被逼离开中国的时候,我预言,谷歌的失败,google的离开,并非是百度的胜利。果不其然,近日,央视曝光百度为假药网站推广谋取暴利,将舆论矛头掉转,指向百度。百度怎么利用女公关度过这一难关尚且难说,但是很显然,百度以后的日子将并不好过。

马丁·尼莫拉说过:“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他们恨的不是一个企业,而是信息的流通,而是所有有颠覆权贵传统,改变产业利益格局的互联网企业。当他们打击google的时候,百度没有说话,搜狐没有说话,新浪没有说话,腾讯没有说话,所以,现在他们来了,这些企业得独自面对了。

《兄弟连》中有一段对白:

RANDLEMAN: Well, how come we’re the only company marching every Friday night, 12 miles, full pack in the pitch dark?
为什么只有我们连每个星期五都要全副武装的抹黑行军12英里?

WINTERS: What do you think, Private Randleman?
你是怎么想的,二等兵兰德曼?

RANDLEMAN: Lieutenant Sobel hates us, sir.
索伯中尉恨我们,长官。

WINTERS: Lieutenant Sobel does not hate Easy Company, Private Randleman. He just hates you.
索伯中尉不恨E连,二等兵兰德曼。他只是恨你。

现在的情况是:they hat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