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医生和船长属于一类人。

在电影U571中,船长给副船长说:“你还不够格,因为你不够决断。面对朝夕相处的战友,他们把你当大哥看待,你能不能在关键的时候,在需要的时候,让他们去死?我看出来你犹豫了,但作为船长,你不能犹豫,如果你错了,你就得背负一切”。后来船长死了,副船长继任船长。在遭到攻击沉入水底的时候,船长说他不知道怎么办。大副把跟继任船长拉到一边,跟他说:“在我们海军中,指挥官有无限威严,是个可敬可畏的人,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你决不可再说不知道这三个字,它像深水炸弹,摧毁斗志,炸死船员。你现在是船长了,无论如何,船长总有办法”

美剧豪斯医生第一季第四集,六个婴儿病了,可能有两种病,得用两种药验证。六个和两个,如何选择?豪斯只好挑两个,最后一个婴儿死亡了,面对家属的痛苦,豪斯只能背负心灵的愧疚。在我们老家,有一个年轻的乡村医生,没什么经验。有一次村里一个老人病危,他第一次面对死亡立刻就慌了,不知道怎么办。旁边的人后来议论说,作为大夫,你怎么能慌呢?所以不管对错,医生都不能慌,一慌家属就乱了。

临大事时有决断,这就是对医生或船长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