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胡适的看法也有所转变。

用水木网友daedalus的一段话:

胡适眼中的自由,仅仅只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个人主义者眼中的个人自由。这一点决定了他只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要么不理解、要么无视马基雅维利、卢梭心向往之的罗马人的自由、共同体的自由,就是那种“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自由,而恰恰正是这种自由,吸引着近现代中国的众多——当然,并非全部——知识分子选择跟共产党走,哪怕一时没有了面包,哪怕一时没有了胡适眼中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