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洁瑛在香港的寓所里孤独的去世了。李敖去世的时候,我没有写博客;金庸去世的时候,我没有写博客。蓝洁瑛去世了,我却无名的为这个可怜的女人感到痛心,感到难过。

每个人都会有尘归尘,土归土的那一天,不过她的遭遇让人同情,她的结局让人晞叹。

有人问,那个姓曾的坏人会不会内疚?我说,那个王八蛋不但不会内疚,而且还会喝着拉菲继续纸醉金迷。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就在于好人会内疚,而坏人从来不会内疚。

用春三十娘的话说:“上天瞎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