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觉得韩寒的杂文写的很好,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谈笑间,该骂的都骂了,该讽刺的都讽刺了。可是杂文毕竟短小,容易驾驭,一个真正的作家,最重要的还是长篇小说。韩寒的小说却一直上不了层次,从《三重门》到《他的国》,思想境界上总是越不过阅历贫简的门槛。

《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最初一章是连载在《独唱团》上的,是我买了后第一批看完的文章,感觉不错。正期待着《独唱团》第二期连载呢,不料杂志却被和谐,文章也就无从载起,韩寒无奈,只好出单行本。在豆瓣看到评价是相当的高,就赶紧藏了本。

去北京的火车卧铺上一口气看完了它,真的很不一样。文章娓娓道来,平缓不失机巧,让人浮想联翩。字里行间是天地独行的孤独和苍凉,是让每一位宅男所震颤的。悲情结尾所带来的压抑,是对每一个善良灵魂的拷打。文笔如奶油般细腻,却用独特的灰蒙感眩晕出惨淡的现实。情节没有过多的跌宕起伏,但直到最后一刻,大幕似乎仍然没有完全放下。

车会继续往前开,因为那个从头到脚都干净的孩子,就是这个社会的希望。

它不是公路小说,因为公路总有尽头,而希望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