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看电影,外间屋子的门没有关,结果两只野猫潜伏进来了,直到晚上关门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它们还在屋子里面。半夜的时候,正睡的香呢,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了我。这两只野猫跑到里间翻腾垃圾桶。我开门将它们轰到了外间,希望它们能知趣的安静下来。没想到这两只猫进不来后,在外面哇哇的乱叫,严重干扰了我的睡觉。

捂着被子终于睡到了天亮,开了外间门轰它们走,结果这俩小东西跑来跑去的又要往里间跑。我的火立马上来了,看书睡觉的时候被打扰,是我最不能容忍的事情。这个时候还寻思吃的,不是找死嘛。拿了个棒子,三下五除二就把两只猫打昏死过去。屋子外面有棵腊梅树,我挖了个坑,直接把它们扔里面了。有一只还有点呜呜,我一铁锹下去,拍了个禁声。怕死不干净,我将土拍实,还浇了水。

弄完了,觉得眉头忽忽的跳,心里面的火气还没消完。很奇怪为什么现在我如此的暴戾,以前就连老鼠,我都是开门放它们跑的。中午接了个电话问我捡的小狗送出去了没有,那可是07年的事情啊,怎么又给人翻出来了,是在暗示我不可如此残忍吗?

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