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警报声响起的时候,船长查克正在盥洗室剃须。听到这个声音,他如同一只中了箭的兔子眺了起来。这样凄厉的警报,说明飞船出现了严重的故障。查克扔掉剃须刀,对着已切换成显示器的镜面吼了句:“主控,报告!“。“长官,是陨石。第三仓体破损,我们正急速失压中。”大副杰瑞面色通红地说。查克心里一沉,但仍态度坚决:“减速,关闭气密门,消防队准备”“可是我的人还在外面呢”杰瑞显然更关心手下的兄弟。“让他们上载”查克补充说“飞船重要”。半小时后,受损报告上来了,第三仓贯穿,空气损失3%,13人上载。查克自言自语的说道:“空气损失惨重,是该让更多人休眠了“。天狼星号出发第1036天,航程仍将继续,但第三仓室13个人中,除了4个重要岗位的操作工之外,其余的9人均没有下载。而重装的4人,也将面临一周的机体适应训练。

这是我对自己的博文星际旅行的人和船的一段补充。上面的一段中“我的人还在外面”的描写,相信在很多潜艇作品中非常常见,我相信保护大多数也是船长们的选择。这次补充说明,主要意思就是未来人类必将脱离躯体带來的限制,思想将在网络中存活,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下载到机械躯体。今天看到科幻世界2010年第2期页首的《人类的黄昏》,其中说到加拿大“科幻教父”罗伯特-索耶在小说《计算中的上帝》里的思想:人类把自己的意识上传到计算机中,从而结束了作为需要肉体的生物的历史–一种主动的《黑客帝国》方式。

虽然我很喜欢科幻作品,但之前没看过罗伯特-索耶的作品,也没听过这个人。没想到我的想法和他的能不谋而合,真是让人心有戚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