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化,历史背景也决定了每个国家所走过的道路不尽相同。这种侵淫已久的文化,形成了一个国家的巨大政治惯性。

只有真正的伟人,才能用强劲的手腕挡住这种惯性的车轮,从而开辟一种新的政治文明。譬如华盛顿,英土新裂,创三权分立之宪法制国家;譬如康有为,政敌环伺,破传承万代之封建君主制。

伟人究竟是少数。即便如毛泽东那样呼风唤雨,也难免最后破废民主,沦入神坛。犹记得戊子年秋月,美利坚酋长奥巴马获选初夜,出口成章,宏论改变,右派们交口传赞,击节而歌。然而奥氏任期过半,改变实不足道,美帝横行寰球依旧,经济上更不用说。不是奥巴马不努力,而是美国近半个世纪的军事型政治惯性太强大了,实非人力可为。

连奥巴马那样开明的领导人,都对改变美国无能为力,就不用说中国了。改变这样一个有几千年功利传统的国家,从而开辟一个民主政治,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当今的领导人,未必就有威望來镇住保守派,未必就舍得割裂自己的利益,未必就有心成为一个功在千秋的人物。

我只想说,九大长老里,被骂的最多的一个人,是最不应该被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