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静下心來,看了篇成都理工大学刘兴诗的《直面“新灾变时代”》。

作为一个老科幻作家和科学工作者,刘兴诗眼光独特、深远。我很惊叹,他的大灾变观点,居然和妇科圣手的如出一辙,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引用其中的一句话:“未来的现实不会有《2012》,《后天》必然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