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2月4日凌晨消息,泄密网站维基解密(WikiLeaks)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在英国《卫报》网站接受了网友提问。在回答网民提问的活动时,曾由于访问量过大,导致《卫报》网站瘫痪。《卫报》通过Twitter称,读者要耐心些,因为网站访问量过大,导致服务器超负荷运转。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阿桑奇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只是通过互联网与记者通信。

2010120401

问:你拥有澳大利亚护照,有没有可能现在回澳大利亚吗?由于你公布了该国政府的机密文件,有可能刚下飞机即被逮捕。

:作为澳大利亚公民,我非常想念我的祖国。然而,在过去几周内,澳大利亚总理茱莉亚·吉拉德(Julia Gillard)和司法部长罗伯特·麦克莱兰德(Robert McClelland)明确表示,不仅不可能允许我回国,还将积极协助美国政府,攻击我和我的雇员。这对一名澳大利亚公民意味着什么?我们是不是要像大 卫·希克斯(David Hicks)那样,被美国政府长期羁押,以便使澳大利亚的政客和外交官员可以受邀出席美国大使馆的鸡尾酒会?

问:你觉得自己对世界局势造成了何种影响?提供保密文件的人难道不应得到你的一句赞扬吗?

:过去四年间,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追随那些提供机密信息的人。在几乎每一次泄密中,他们都承担着实际风险;没有他们的努力,新闻人将一事无 成。如果事实如五角大楼所述,年轻的美军士兵——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是最近几次泄密的资料来源,那么毫无疑问,他是一位举世无双的英雄。

问:你是否曾经或计划公布带有阿富汗线人姓名的保密文件?你是否会审查这些资料中的人名,以确保没人会因此遭到报复?

答:维基解密已有四年的历史。在此期间,即使是五角大楼等政府机构也未能可靠断言,曾有人因为我们的活动受到伤害。虽然有人竭力抹黑,试图误导民众得出与事实相反的结论,但就这一点而言,我们认为不会有任何改变。

问:美国国务院正在研究你是否算得上一名记者。你披露了某些人不愿意公开的许多信息;就此而言,你是不是一名“记者”重要吗?

答:25岁时,我与他人合著了第一本纪实文学。从那时起,我一直拍摄纪录片,并向报纸、电视和互联网提供纪 实内容。但是,无需争论我是不是一名记者;当人们开始为维基解密写作时,他们莫名其妙地被宣布不再是记者了。尽管我仍在写作,进行研究和调查,但我的主要 职责是一名出版商和主编,组织和指导其他记者。

问:你是否收到过有关UFO或外星人的保密文件?

答:许多人给我们发来电子邮件,内容与UFO有关,或是宣称自己反对基督。但是,这些材料未能满足我们的两大发布原则:文件并非与个人有关;必须是原始文件。但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尚未发布的保密文件确实提到了UFO。

问:那些在此次“大规模泄密”前发布的保密文件呢?维基解密会在某个时候将它们重新上线吗?

答:用户仍可从mirror.wikileaks.info获得这些资料的很大一部分;其余部分将在我们解决了技术难题后立即上线。从今年4月 起,我们就无法按照自己的时间表行事,一切工作都以美国政府对我们的攻讦为中心。但是,公众并不能轻松获取或搜索我花费三年半时间所取得的成果,这令我很 不高兴。

问:你是否曾料到这些文件对世界的影响如此巨大?你担心自己的安全吗?

答:我一直相信,维基解密会对世界产生影响;2007年,它改变了肯尼亚大选的结果,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 它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我原以为,维基解密让别人意识到它的重要作用,只需要两年时间,实际上却花了4年;所以我们仍略微滞后,有大量工作要做。我们曾受到 死亡威胁,这是公开记录在案的;但我们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能够与超级大国周旋。

问:我是英国的一名前外交官。任职期间,我曾负责协调针对巴尔干地区的一个野蛮政权的多变行动,对某个威胁 发动种族清洗的叛乱国家实施制裁,并为一个贫穷国家争取债务减免计划。如果外交通讯得不到英国及其他许多自由民主国家的法律保护,其安全和机密性受不到保 护,这些工作将无法开展。如果大使馆无法安全地将建议和消息发回伦敦,那么它就无法运行。没有保密和对消息来源的保护,外交工作无法进行。这不仅适用于美 国,也适用于英国和联合国。

在公布大量保密信函的过程中,维基解密不仅特别强调某些错误行为,更破坏了外交的整个流程。如果你们能够披露美国的机密文件,自然也能将英国的电报、联合国的电子邮件公之于众。

我的问题是:当下一次国际危机发生时,如果由于外交系统停转,问题无法解决,你个人是否应当为之承担责任?

答:如果你能将这封长信浓缩至一个问题,我将很乐意予以关注。

问:在公布的机密文件中,一些关键人名未作修改,一些则用“XXXXX”代替,还有一些只显示了一部分。除 了美国政府,还有谁能做出关键决策呢?我们知道,你曾要求美国国务院就这些人名提供协助,但遭到拒绝。你能解释一下这些文件中的人名审查吗?此外,机密文 件是否按某种顺序公布?抑或只是随机选择?

答:我们公布的机密文件与主流媒体的新闻报道类似。记者在详细调查后写作和编辑新闻稿;随后,至少一名记者或编辑会对它进行审核。我们会对其他机构提供的材料进行审阅,以确保这一流程发挥作用。

问:前不久,维基解密遭遇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亚马逊也宣布不再为它提供主机服务。有人认为,这两起事件是为了提高维基解密的知名度。你同意这种观点吗?你是否有意为之?

答:从2007年起,我们就开始有目的地将部分服务器迁移至其他地区,以应对言论自由受到侵犯的风险。亚马逊是其中之一。

问:你公布的保密文件有没有涉及《反仿冒贸易协定》(以下简称ACTA)?

答:是的,有此类文件。该协定从制定之初,就是为了满足美国版权和专利产业巨头的利益。事实上,是维基解密让ACTA首次受到公众关注。

问:加拿大总理的(前)高级顾问汤姆·弗拉纳根(Tom Flanagan)最近表示:“我认为阿桑奇应该被暗杀。。。奥巴马应当下达命令。。。如果阿桑奇失踪了,我不会感到不高兴的。”你对这些作何感想?

答:以严肃态度发表这些言论的弗拉纳根先生及其他人士应当受到指控,罪名是煽动谋杀。

问:你为什么认为有必要“让维基解密面对公众”?身份保密不是更好吗?

如今,这场辩论已经非常个人化了,只针对你一个人:“朱利安?阿桑奇公布保密文件”,“朱利安?阿桑奇是恐怖分子”,“据称朱利安?阿桑奇强奸 妇女”,“朱利安?阿桑奇应当被暗杀”,“朱利安?阿桑奇互动问答”,等等等等。已经没有人把维基解密看作一个机构。甚至有许多人不知道维基解密还有其他 工作人员。

我认为,这将使维基解密变得脆弱,因为你的对手可以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他们让公众相信,你是一个罪恶的、强奸妇女的恐怖分子,维基解密将声誉扫地。此外,维基解密其他勇敢而勤奋的工作人员,也应和你一样得到赞誉。

答: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最初,我尽力防止维基解密为人所知,因为我不希望个人在我们的活动中扮演任何角 色。这与法国的一个数学家秘密会社十分相似,他们共用笔名“布尔巴基”(The Bourbaki)。然而,这种做法很快使人们对我们的身份极为好奇,还有一些人自封为维基解密的代表。必须要有人对公众负责;领导人只有勇敢面对公众, 才有资格要求消息来源承担更大风险。我就像一根避雷针。我遭到了大量攻击,但也收获了极大信任。

问:西方政府一直宣扬新闻自由受法律保护,并以此获得道德权威。但对你和维基解密的法律制裁将会削弱这种论调。你是否同意,西方政府攻击维基解密将使他们丧失道德权威?或者说,西方政府是否拥有任何道德权威?

答:西方政府已经通过合同、贷款、控股、银行等工具,将基本权力关系财务化了。在这样的环境下,言论很容易 “自由”,因为政治的任何变化只会导致这些基本工具的改变。在西方社会,言论几乎不会对权力造成任何影响。审查制度的强弱能够体现一个国家中言论的潜在力 量。美国对我们的攻击令人充满希望,这表明言论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力量,能够打破财务工具形成的枷锁。

问:网络服务提供商总是被政府直接或间接控制,你能否一直与这些国家玩捉迷藏?如果维基解密网站被亚马逊之类的主机服务提供商“踢出”,你对这些保密文件有何备份?你们是否拥有第二手准备?你们公布的保密材料已经广泛散播,这是否意味着停止服务并不等于抗争的结束?

:“密电门”(Cable Gate)已经开启,已经有10万人获得了加密格式的文件。如果我们遭遇不测,这些文件的关键部分将自动公开。此外,多家新闻机构也获得了这些资料。历史将会胜利。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我们能否幸存?这取决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