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俄罗斯轮盘赌,我最先想起的是若干年前看过的一篇小说。主人公上一颗子弹在转轮里,然后和对方赌命,那时候我还年少,觉得只有真的勇者才敢这样,也因此喜欢上了左轮手枪。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西部片,就是因为左轮手枪的缘故,仿佛它们才是真正的主角。牛仔们跨在马背上,帽子下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刚毅而勇敢,腰上一圈子弹,一言不和,拔枪相向,美女烈酒,仿佛一位古代刀客,而两把左轮,就像是从不离身的刀剑。

哦,跑题了跑题了,还是说《十三》这个电影吧。我在豆瓣上找了好久才找到,原来片名叫《百万杀人游戏》。影片是美国重拍版,不过有杰森·斯坦森、雷·温斯顿等大牌撑着,也算是有头有脸了。一开始无非是父亲得病无钱治疗的家庭悲剧,虽然是描写家庭生活的,但电影节奏控制的很慢,所以还是给人以冷峻的感觉。等到主人公卷入了游戏之后,电影带给我们的就不是冷峻而是残酷了。赌的是命,生还是死,全靠运气,场内的生死,关乎场外的输赢,不由让人想起了罗马斗兽场。每一次电灯一亮,枪声过后,观众就仿佛从生到死,从死到生走了一趟。等到最后,当我的心已经死硬的时候,电影却又带了那丝丝的温暖。那温暖,在斯坦森看到兄弟死后的眼里,在主角临死前拼命吃掉邮寄回单时的手上。

我给这部电影评三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