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美国六七十年代的文学作品中,潜意识中充满了对极权统治的极端恶感。厄休拉·勒奎恩这部作品也不例外,虽然它获得了1969年的星云奖和1970年的雨果奖。这或许是因为美国当时有一个强大的政治对手所造成的。

作品前半部分写的有点索然无味,星际联盟使者来到一个终年冰冻的星球,试图说服星球上的国家加入贸易联盟。使者在第一个国家收到冷遇,被迫前往第二个国家。但在第二个国家,却卷入了政治冲突被关入劳改营,受到药物洗脑。

就像电影中老套的情节,落魄的美国科学家试图说服总统,但被固执的拒绝。科学家来到苏联,被当作打压对手的工具,却不甘被洗脑,不甘失去自由。最后科学家返回到自己的国度,用事实证明了自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作者是女性,所以关于外星球奇异性别状况“克母恋”,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创新。想想看,一个大姨妈期间可男可女的新人种,那该是什么样的社会结构?使者和第一国家前首相穿越冰川的那一段,作者笔触细腻,使人身临其境。想想看,两位主角坚强的在冰天雪地中跋涉一天后,围绕着核聚变暖炉,交流星际间奇异的文化,该是多么令人击节的美事。

对这本书,我打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