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星期六,兰兰要回去了。

早晨两个人懒懒的睡到了10点半才起来,兰兰的小肚肚好点了。帮着穿袜子,衣服,鞋子;给倒好洗脸水,刷牙水;牙膏挤好。刷牙的时候拢头发,梳头的时候举镜子。

吃了一点蛋糕,帮着收拾东西,她挑了几本我的杂志。非要带一个热水袋,想到她身体不舒服,答应了。

我说:“我会好好努力的,为了自己的梦想和将来!”她说:“我希望有一天你能穿上西服,成为白领,戴我给你的领带”。

到车站,买票,又灌了一次热水袋,等车。12.04分上车,穿过润扬大桥,一路上给她说镇江的典故,有点困,她居然没有晕车。

到镇江,我背了三个包,兰兰抱着个热水袋,穿过广场,到酒店,发现人家在办结婚,昂首穿过。到小饭馆,吃鸭血粉丝汤,味道很好,又想起原来在兰州一起吃饭的情形,兰吃的比较少。

买火车票,兰兰要掏钱被我坚决制止,出来后又返回去买了张站台票。

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的太快,进站,一脚把她踢上车。看着火车渐渐的远去,诺大的站台只有我一个人,一个人送别,一个人背着热水袋流泪。

知道她手机停机了收不到,发了条短信,“其实我想说,我爱你,我相信终有一天,等你累了的时候,你会回到我的身边,我等!“

出站,回家,路上居然睡着了。

回家后想睡会儿,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平静下来,思潮翻滚,很多以前的事情都涌了上来,终于,我再也硬撑不住,承认还是那么爱她。她发短信报平安到达,放下心来,知道今天肯定不能平静的看书了,起来收拾屋子,打翻一合牙签,一根根的捡起来,忽然发现屋子里面静的只有钟声,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出去吃饭,上网,想写日记,发现掉线,回家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