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总是有那么群爱装B的人,所以才有这篇不完全装B手册,为什么不完全呢?因为装的艺术是要表 现在你生活的方方面面的,而我在此仅探讨几个关于读书的装B问题。
  唐代非著名诗人章碣曾很感慨地说“刘项原来不读书”,如果能做到刘邦、项羽这么牛B的人,是不需要靠读书来装的,但一个社会同时只能容纳一个这种牛人,不可能实现大家共同装B的愿望,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立,所以这里不推荐。
  大人们总是教育小孩子,通过读书来装B,闷头读个20年的书,然后再出来装。可这样有意思吗?我觉得没意思,20年读出来,你就已经牛B了,还有啥装的乐趣?
  废话不说,入正题——————–
  第一,古典文学是必须的。
  它可以装出一个人的深度,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卜伽丘的《十日谈》或是某某的《某 某某》随便弄几本来撑书架。甭管喜不喜欢内容,也甭考虑是否同意作者观点,这年头真正读懂这些书的人,你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几个,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有人会真的和你讨论作品本身的。不过有一点切记,千万别买一大套《莎士比亚全集》精装本,这是暴发户级的装B,还不如不装。莎士比亚的书一定不能买精装的,只有肤浅的人才会关心书皮,而且也别买全套,那只能说明你还是入门级的读者。装B的最高境界,只需要买几册简装本,而且还不能买什么《威尼斯商人》、《罗密欧与朱丽叶》这种连扫地大妈都知道的,专拣那些别人连听都没听过的买,这就是品味。
  试想,某天,一个小B跑你家来,看到书架上有几本莎士比亚,正想装一把牛B的文学青年,可拿下来一 看,《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傻了眼,然后假装翻了几页,看到你不经意间夹在里面的书签,一张上世纪某天的歌剧门票,还不把他震撼得一败涂地?就这么几下,啥也不用说,你就已经和普通的小B拉开了好几个层次。
  另外,这种书上一定要积一点小灰,这是历史的厚度,至少说明这本书不是刚买来冲样子的,但也不宜太厚。关于书的新旧也一定要把握一个度,全新的肯定不行,那是暴发户的书架,但也不能太旧,这毕竟是文学类书籍,不是工具书,所以弄的破稀破烂的只能说明你读书的时候不爱惜,最佳的装B方法是保持书的新度,然后再不经意间(注意,一定要“不经意间”地去做)在某页折个角,在某行划几道线, 如果你的字太烂,笔记就别写了。
  OK,现在你古典文学的造诣,已经达到了名牌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的水平,对于文学青年这种肤浅的称 号,你可以永远的说拜拜了。
  第二,专业书籍。
  一个牛B的人除了有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外,掌握几门专业技能也是必须的(文学不能当饭吃),所以弄 几本看起来很professional的书当道具也是不可少的。首先,和那些xx入门、xxDIY、xx初级指南一类的书一定要划清界限。要时刻提醒自己,你现在是一个很牛B的专业人士人了,你要看的是那种非专业人士一看书名就晕,普通专业人士一翻内容就吐的书。
  选书的时候要注意几点,那些刚毕业的人在看的书别买(拉不开差距);那些人人都买的书就拣英文版的买;同样内容的书,切不要选书名叫xx宝典的,书只是一个工具而已,把它看得太高只能显得你的低级;在一堆的工具书里,至少要保证有一本原版的、经典的(哪怕是1985年出品的也没关系)、只讲理论毫无实用的专业书,这本书将代表你所能装的最大高度,所以一定要认真挑选。
  最后在强调一次,一定要professional。
  第三,流行书籍。
  一个牛B的人并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脱离了人民群众你TM装给谁看啊),所以一定要和社会流行 文学保持一定的距离,孔子说“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和这个道理一样,距离要保持一个度。比如现在论语很火,你可以在床头放一本原版论语,体现你也是一个很潮流的牛人, 但切不能放个白话文或是于丹的杂文;易中天很火,你也不能买他的新书,太俗,要买也得买他出名前的,比如《读城记》,这就是保持的一个度。
  第四,说一说书籍的放置问题。
  严肃的古典文学一定要规规矩矩地放在书架或书桌上,切不可随手扔在沙发上,除非你想装成一个叛逆派牛人。而沙发上可以随便扔一些杂志,体现出你日常的品味。记得有一个记者采访芙蓉姐姐,芙蓉姐姐说她现在也在看书,那记者就问“什么书?读者?知音?”芙蓉姐姐说“才不是,是有深度的。”
  所以,就算是杂志也要注意品味和深度,如果实在不知选什么杂志好,建议宁可选肤浅的美男美女靓车杂志,也别拿《知音》类的弱智刊物,前者最多被别人鄙视你的欣赏眼光,但后者会被别人鄙视智商的 。床头也是一个放置书籍的重要地方,它可以体现你在床上的不凡品味,如果你在床头放本《playboy》的 话…..所以建议大家还是忍一忍,放一本老庄的书,假装思考下宇宙万物轮回的大问题,或者放一本《资本论 》,在每天的临睡前,借助马克思的智慧去思考下是不是该补仓了。还有一个地方,也是装B人士不能遗忘的舞台。曾经见过一个朋友家的厕所,马桶上放了本《十月》,看 ,装得多像!
  对于热爱装逼的人来说,单是看看下面的张亚哲老师的文章标题就应该“义无反顾肃然起敬于”一颗勇于装逼,勤于装逼,乐于装逼的心灵了。
  ■ 关于那些阴暗的记忆-当波兰斯基遭遇狄更斯
  ■ 残酷的话语霸权与陈凯歌的恐惧记忆
  ■ 一个批判愤怒者的自我愤怒
  ■ 面对激烈流氓之辩的胜利宣言
  ■ 中国青年的心灵史不能就此完结
  ■ 万福玛丽亚博客命运符
  ■ 这难道就是我们的辉煌上海
  ■ 中国民办教育的哈利路亚
  ■ 什么是一地鸡毛的激情与背叛
  只要悟性不是太差的,看完张亚哲老师的这些装文(即装逼文字),基本上装逼创作就应该入门了。那些文字悟性差又好这一口儿的朋友们如果会电脑编程,可以把张亚哲老师博客上的文字全部导入电脑分析一下,相信可以轻松弄出一个装逼写作速成软件。为了装逼,千万不要给软件起中文名,不妨叫做ZBF MadeEasy 1.0 beta3 Professional Edition。如果你故作神秘,对软件名称的含义不加解释,还可以让那些不知道内情的人苦苦思索ZBF到底是猪变疯,真不忿还是准备饭。这时候如果你面带诡谲的笑容继续不做任何说明,他们一定会愤怒地指责你说,“他妈的,真是个装逼犯!”悟性差,又弄不到这种软件,还执意想成为装逼犯的可以和我一起分析一下这类装逼文章的特点。虽然 成为一个好的装逼作家需要一些天分,但如果你的目标只不过是象张亚哲老师一样想在装坛混得一席之 地还是比较容易的,并且完全可以速成。
  首先,要想装得中文底子好,就尽可能多用书面语,至少是旧式口语,尤其是能表现你特别有思想因而无比苦恼的“徘徊”、“踟蹰”、“逡巡”、“彷徨”、“疏离”、“踌躇”、“愤懑”等等。
  象声词要用现在的人绝对不用的,如“毕毕剥剥萧萧许许作作索索窸窸窣窣”,装逼装到得意处,如果忍不住笑出声来,可不能“哈哈”,要“哑哑”。你要装一只国学底子深厚的狗,那就绝对不能“汪汪 ”,要“狺狺”。你要是想“很鲁迅”或者“很五四”,那就把“去吧”写成“去罢”,“她”叫“伊”,“或者”用“ 抑或”,“如果”换作“倘若”,“比如”要说“譬如”,“因为”则是“因了”,还有,鲁迅那时候 “那时候”叫“其时”,“松懈”用“弛懈”,“原谅”用“宥恕”,“点头”用“ 颔首”,既然颔了首,“馒头”自然也不能吃了,改吃“馒首”。这样说话可不是为了“讲究”,而是为了“考究”,都 已经装到这个份儿上了,“已经”就改成“已然”罢,“常常”也不得不“每每”了。
  要是抄五四风格抄烦了,也可以生造愣词或愣造生词,比如遏止逆转叫“遏逆”,果敢勇猛叫“果猛” 等等,嗯?已经有人这么干过了?那就翻转颓糜为糜颓,再把屠戮拧成戮屠。为了显示个性,用词上要做到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比如既然大家都说夜色漆黑,你不妨象张亚哲老师那样说酱黑,即使夜色酱黑听起来很蹩脚。
重要的不是效果好,而是和别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