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渊》这部小说是现在我正在看的《深渊上的火》的前传,在手机上断断续续看了快一个月。

逼真的细节,丰富了两种文明,两种制度之间交流与对抗的主线。虽然没有基地系列中恒贯银河末日帝国那样恢弘大气,但扎实的硬科幻风格,实在是我这种理科男的最爱。虽然总体偏硬,但本书并不缺少软科幻的人文思考。范钮文的梦想是建立一个高度文明,超级庞大的银河帝国,但在自由遭到威胁的时候,他的所有努力就转变为对个体自由的追求,这让我想起了胡适的话“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在赢得了对托马斯劳专制统治“聚能”的战争后,范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真的勇士,在剧终的时候总是选择离开。航行!航行!奔赴新的战场。

在书中反复提到的两点关于行星文明和星际旅行的定律:1、没有行星文明支撑的星际舰队,是不可能长久的。2、没有外来支援的个体行星文明,是不能长久存在的。弗诺·文奇能够透过人类文明历史短短的几千年,偷窥到浩瀚宇宙中文明和舰队的生死存亡的规律,可以说是真正大师级的科幻思想家。

你怎么知道,在太阳系边缘的柯伊伯带,某一块巨石后,没有一个外星舰队在等待?

对这本书,我评满分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