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凌晨3点半,被李增奇的电话叫醒,原来这家伙在值班,看到我在校友录上的留言后,突然给我打电话的,两人聊了10分钟。昨天晚上,杨小军打电话骚扰我,因为我吃了白加黑,睡的香,吵醒我的阴谋没有实现。

兄弟,就是可以半夜给你打电话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