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浪上看到pigliugg的《三峡无罪,给你们普及一下气象学常识吧》一文,忍不住想说几句。

这两年气候异常确实很明显,从全球范围看,大范围的环流异常肯定不是三峡引起的,但三峡大坝是否会影响下游气候,我觉得还是未知之数。楼主的观点有三个问题:

1、三峡大坝影响的绝不是只有坝区几百公里的水体,而是连带鄱阳湖洞庭湖及长江下游众多湖泊的大面积水体。而由于湖泊干枯,无法进行农田浇灌,影响的湿地面积就更大了。

2、正如后面回复的那样,作者用一个粗犷的格点来预测小尺度区域,本身就是不精确的。我注意到一些论文的确通过较为精确的数值模型来分析这一问题,但可惜均是以三峡库区或者三峡地区小范围为研究基础的,而不是包括了长江中下游的中尺度模型。

3、即便三峡对气候的影响甚微,但请相信我,几百亿建设的大工程,对水利、农业、电力等各方面的影响绝不是一件小事。单就气候无影响推理出三峡无罪,作者似乎不够严谨。

那么,三峡到底有罪吗?现在还是未知之数,还得等一百年才能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