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小说成书于1818年,据说被公认为世界上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但我觉得其实它不能算是科幻小说,应该是传教福音。如果以一个近两个世纪前的眼光,人造人这样的题材的确是富有想象力的,但作者将人造人归属于丑陋和邪恶,却明显受制于当时的宗教思想了。曾几何时,我们认为地球是宇宙中心,认为我们人类是万物之灵,后来有了射电望远镜,能够看得更远,听的更远了,却发现我们只不过是宇宙中亿万星系中的一粒沙,没有任何特殊性。我相信必定有一天,我们会发现位于银河系第三旋臂太阳系的人类在宇宙中不是孤独的也不是唯一的,我们和亿万文明一样,没有任何特殊性。

作者玛丽·雪莱,和其丈夫诗人雪莱一样才华横溢。玛丽作为雪莱的小三的出现,是雪莱怀有身孕的原配妻子哈里特自杀的主要原因(因为哈里特不愿意接受玛丽的一王二后的建议)。哈里特的自杀,加上之前玛丽同父异母姐姐芬妮·依姆莱的自杀,给了玛丽很大的压力,这反映在文章中对主人公失去亲人后的痛彻中,反映在主人公的懦弱中。经历了两个世纪再看这篇文章,我仍然为玛丽优美的文笔所折服。书信体和记叙式的穿插,哥特式的恐怖和感伤,美丽和绚的英国乡村风景和主人公焦虑、悲伤的内心独白交相成映,对人性善恶本质的探索也是本文的一大特色。

弗兰肯斯坦已经成为了英语中一个独有的单词,我给这篇文章3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