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微博上有人说过,纵观几千年的中国式,就是儒家和法家之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至今日,法治中国仍是纸上谈兵,显然,儒家占了上风。

儒家是讲仁义的,可是,我看不到这个国家的仁义。彭宇案后,义字不存,雷锋变成了过去式;郭美美事件后,仁将安附,慈善变成了将来式。无论这两件事的真相如何,其背后反映的是政府公信力的下降;无论事件本身最后的结果如何变化,仁义在国人的心中都一样荡然无存。

银钱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不管我们有多高的GDP,没有坚实的民众基础,一切功绩都将是过眼烟云。《过秦论》中有段话:“秦以区区之地,致万乘之势,序八州而朝同列,百有余年矣;然后以六合为家,崤函为宫;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我对那些体制内坚守的人极其尊敬,对那些坚信国家民族未来的人极其尊敬,因为我看不到这个国家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