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打电话的时候,爸爸还骗我说身体好好的,其实已经阑尾痛的在挂水。22号中午妈妈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必须是要做手术了。

妈妈想让我回去,可是我这边汛期没法请假,财务上又下了死命令要赶预算进度,实在又走不开的。

主要还是缺人照顾,妈妈身体不好,我们弟兄俩又远在外地。思来想去,家里还是决定还是在县上做了手术。电话中听妈说她签字的时候手抖得不行,我的眼泪立刻就出来了。手术倒也轻快,可是爸爸毕竟快60岁的人了,身上挨一刀,受罪大了。昨天晚上麻醉过去后,疼了半夜,今天通气后才能吃少许面条。

这两天晚上总梦见爸爸妈妈,梦醒来后就觉得心酸。他们辛苦养我们这么大,关键的时候却一个都靠不住,心里真是觉得很愧疚。

今年过年时间够得话,就回趟家吧,爸爸妈妈是最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