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群众的看法最后都收敛到一件事上,然后就发现这件事多少年前没有成功解决,现在也无法解决。

在国外,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群众大都就事论事,然后解决方法就开始发散,乃至于最后很多人忘记了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