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新闻报道,利比亚前领导人在于反对派武装斗争中,被保镖击毙。

尽管我欣赏卡上校反美的立场,但也并不意味着我对他的死感到惋惜,独裁者应该没有好下场。正如我对前女保镖说自己被强奸有所质疑一样,我对新闻说卡扎菲被自己保镖打死也不太相信。墙倒众人推,前保镖不会说自己跟随上校的岁月里,情愿或不情愿的做恶。

下一个会是谁?中东已经给老美搞的差不多了,下面不是伊朗就是朝鲜。刚从伊阿战争抽身,自己家经济又不景气,奥黑不太可能走小布什出兵的衰招,还是这种支持反对派的老办法省钱省事。

世界的焦点在东移,今夜有人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