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去匆匆,昨天,大年初四就准备从老家回单位了。

老婆非要坐最早的一班车,六点钟起床。车到下面的一个村庄去拉一个人,司机说让他们过了河等。那个人拿着个小箱子一袋苹果,说行李太多了非要车去接,结果车在过河的时候掉冰窟窿里了。

搬石头、用椽撬,折腾了一个小时,最后用绳子拉出来了。按平时,这时候已经到县上了,真是起早赶晚集。正好县上有趟车的师傅老婆认识,才得以赶到老婆家。

因为我的车票还没有换,所以今天下午得赶到天水市,住宿一晚后明天坐火车回泰州,后天再从泰州转车到单位。

回趟家太折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