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该算是邪恶的中医一个明显的例证。

和那些非法拦狗的志愿者相比,我并不是因为爱心泛滥而反感活熊取胆汁,至少人类还没有进化到完全的物种平等。不过,明明已经有成熟的人工替代品,却基于利益的驱动而不加以废弃,也恐怕只有在我们这些连人权都不顾的国家了吧。

问题不在于那些不作为或者利欲熏心的管理部门,而在于在这个时候沉默乃至为中医辩护的愚民。没有必要去纠结活熊取胆汁究竟有没有痛苦,那样的话就会陷入具体的技术辩论而忘记了中医这个伪科学应该是炮火轰向的主要目标。在一个分子生物学已经相当成熟的时代,国民仍然纠结于中医那些奇经八脉阴阳调和的理论,也难怪像张悟本这样的江湖术士能够堂而皇之招摇过市。

我只希望下一次出现的赵悟本、李悟本们,推出的理论是自宫延年,而不是采阴补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