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風雲之後,香港電影有了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從以前黑社會、毒品等犯罪題材轉變到了金融經濟方面。香港電影人發現,原來金融鬥爭也可以如此的驚心動魄。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和經歷了多次金融危機的香港,在這方面無與倫比的題材優勢。

奪命金其實正是和電影名字一樣,反映了在金融漩渦裡,一個個普通人生的身不由己。何韻詩飾演的理財專員,從童叟無欺到貪婪附體,正是反映香港物慾社會裡OL在生活壓力下的心路歷程。從凸眼龍到和種願到娟姐乃至張正方的妻子,每一個人物在金融海嘯裡都只是一片飄搖的樹葉。看到種願精明的計算利率卻喪命停車場,看到何韻詩和劉青雲最後各自錯過,走過街頭,有人家破人亡,有人一夜暴富,全在於一剎之間一念之間,讓人不得不感嘆命運的神奇。

畢竟,人間還是有情義在的。當張正方從電梯裡出來看到妻子的時候,當豹子為保釋老大四處借錢的時候,當收廢品的把錢包整個給豹哥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在這個弱肉強食世界裡的守望相助。可是,當金融大鱷你死我活的時候,老太太存700塊硬幣還要收70塊手續費,煤氣老漢訴說連基本的工作都無望的時候,我卻仍不免為人類至今未能走出叢林法則而感到悲哀。

杜琪峰的電影,沒說的,4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