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夢見自己在一個名叫水木二站的教室裡,每一張桌子都是版面。我躊躇左右,不知道該坐哪張。忽然一個瘦瘦的女孩子在後面說:“趕緊坐下,別老在我眼前晃悠”,然後外面就開始下雨了。我看到窗外的桃花點點落下,繽紛滿院,默默的說,這難道不是江南嗎?為什麼春天來得這麼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