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挺沒心思的,所以看了這個在G+上推薦的上進電影。

其實我覺得這樣的悲慘家庭,在中國不知道有多少。這樣聰明的孩子,在中國也不知道有多少。中國雖然沒有哈佛,卻也有北大和清華,中國缺少的不是悲慘童年,更不是上進心抑或名校。

中國缺少的,是紐約時報,是勇於擔當社會責任的媒體環境,是給個人希望曙光的社會環境。中國現代教育歷經百年,仍然沒有走出科舉的死循環。中國教育,歷來只是統治階級對於士人的駕馭之繩,而不是社會給予民眾改變自身的階梯。

我不太相信青春期的女主角在父母如此傷害自己的情況下,還會那麼的愛自己的母親。這大約是因為青春期的叛逆,已經被生活的慘烈所擊碎罷。女主能遇見那個有風格的高中老師,是自己的幸運。然而我想,正是因為美國這樣寬容的教育環境,才產生了伯樂。

好馬常有,伯樂不常有;伯樂常有,而秦楚不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