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位新來的師妹,今天去南京約會。下午給我信息說讓我看下宿舍門有沒有關好。我給回了條信息,門鎖牢靠,安心度週末。

顯然,這屬於焦慮症的早期症狀,師妹更正說屬於強迫症。其實也對,強迫症也屬於焦慮症,這樣說更精確一些。看來最近這小姑娘壓力太大了。

記得我值班的有段時間裡,經常在夜間做噩夢,夢見錯過了值班時間,發錯了報文。這個職業就是這樣的嚴格標準,甭管是男是女,最後都得了職業心裡病,能不能調整好,就看個人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