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四川地震之後,又一次地震時,我不再老婆身邊。

八點十一分,我感到椅子有點晃,知道是地震了,站起來扶着桌子確認是地震。老婆不愧是經歷過汶川地震的人,反映就是快。地震十一分開始,老婆電話十一分就打過來了,後面上來的同事,電話手機均佔線不通了。

老婆電話裡說:“我現在大這個肚子,跑都沒法跑”。聽得我心裡酸酸的,這好勸她放心,這裡沒什麼大地震。

看來,我在家裡準備的應急包還是有用的,明天得檢查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