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莫夫的小说一向宏大,这一篇却是个例外。没有星际帝国,没有无垠的银河,只有一颗特殊星球上失忆的研究员。

桔生淮南为橘,生淮北为枳,蓟这种植物,织出的衣服华美飘逸,如同一道美丽的彩虹,原非他物可比。这个星球,就是以此为生,星球上的大亨,就是以垄断蓟的生产。

一个失忆的太空观察员,发现了恒星即将爆发为超新星的证据,却被大亨洗脑,丢弃灭口,只为了避免民众的撤离,从而使蓟的产量降低。复杂的星际政治,乃至太空分析学(心理史学的基础),都是为后来的帝国系列小说做了铺垫。

阿西莫夫的这部小说虽然属于帝国三部曲,但是没有明确的提到帝国,而是根据帝国边缘的小星球,来展示帝国如何统一这一难题。小说紧张的节奏,悬疑的结构,圆满的结局,带给了我和基地系列完全不同的感受。

我给这部小说评价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