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小说,断断续续看了一个多月,对一个西方文化盲来说,这小说未免太晦涩了。

一部神们的战争史,但大头却在战争的准备阶段,基本上每一个西方的神邸都会被提到。这就是旧信仰与新世界的战争,虽然作者最后利用影子将其调和,但从真实的世界来看,新事物显然已经赢得了战争。

比较温馨的一段是影子在湖畔镇的生活,恬淡自然,一扫之前的阴悔。热煎饼,破冰车,可是谁能想到这后面的谋杀和死祭呢。

比较有趣的是关于世界的后台。让我想起楚门的世界。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们真无法自证是否是一个个提偶演员,而真正的观众和导演却在幕后。

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结束。

我给这部小说评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