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去下面装自动站,在敬老院里遇见了一位老人。

工休期间闲谈,老人88岁了,身体很好,戴着墨镜。自称说是16岁参军,是华野陈毅的部队,一纵二师,打过孟良崮和淮海。老人给我看身上的伤疤,子弹从前胸进后腋穿出,再过来一寸就没命了。六十年代跟老部队调去新疆,老人说印象中新疆的姑娘胖,穿花裙,男人瘦,个头矮。

老人说,共产党得天下就是因为有群众基础,小日本来了共产党才壮大。打孟良崮,张灵甫是王牌师,黄伯韬拼死救,可是国民党没有群众基础,定当灭亡。我没法证实老人所说的经历是不是真的,但是身上的伤疤确实隐约可见。

老人乐观、独立,在院中一群老年人中算是健谈的,可是脸上的笑容却难掩英雄暮年的落寞。我经他同意,拍摄了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