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寄稿朝日新闻,指出钓鱼岛问题波及两国文化交流,他表示担忧。村上写道:不可堵塞可供灵魂来回穿梭于国境之间的道路。

受中日钓鱼岛争端的影响,北京各大书店撤掉了日本相关的书籍。村上春树的来稿中对此表示震惊。他担心近20年逐渐繁荣起来的东亚文化交流会因中日韩关系而遭到破坏。村上在中国大陆地区、中国台湾地区以及韩国都人气颇高,他为东亚圈内的年轻作家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村上寄稿全文如下。

钓鱼岛纷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日本人写著的书籍的身影消失在中国书店中,得知此消息的我,以一名日本人作家的身份,无疑感到了不小的震惊。此事到底是由政府主导的排外行为,还是书商们的自主行动,详情我目前还尚不得知。所以就此事的评论,目前我按下不表。

仅论此近20年,东亚地区最喜人的一项成就便是固有文化圈的形成了。说其原因,自然要提到的就是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韩国三地惊人的经济发展。各国经济系统的稳固让文化的等价交换得意实现,众多文化结晶跨越了国境穿梭于各国之间。国家间达成共通原则,曾经耀武扬威的盗版们也逐渐消失不见,预付款和版税们也得以通过正常轨道被支付。

若谈及我自身经验,我会说,“一路走来,道路漫长啊”。以前的情况十分恶劣,要说恶劣到何种程度?为了不引发更多纷争,我并不想涉及具体事件。而近几年,出版环境明显改善,东亚文化圈市场发展繁荣且安定,日渐成熟。虽仍有个别问题残留,但如今的市场,不论是音乐、文学还是电影或者电视节目,自由的等价交换模式已经基本形成,多数人已经能够享受其中。如今的成果着实让人称赞。

例如,韩剧在日本的大热让日本人更加亲近韩国文化,学习韩语的人数也激增。于此现象实现交换的则是,我停留于美国大学期间,许多韩国和中国留学生来拜访了我,他们热情地念着我的书,让我吃惊不已,在我们之间,互相探讨的话题颇多。

人们积年累月倾注心血汗水于此,才呈现出现在这番可喜的景象。作为其中的一名当事人,力量虽微,但我一直在努力,我一直如此期待着:若交流能够持续安定,我们同东亚各邻国间的历史疑案——也许会消耗一些时间——也会朝解决的那一天慢慢前进。文化交换的重,就在于,它能够带来一种“即使言语不通,但仍能互生共鸣”的认识。简言之,文化交换就是所谓的“供灵魂来回穿梭于国境之间的道路”。

作为一名亚洲作家,作为一名日本人,我害怕近期的钓鱼岛·竹岛问题会给这条道路带来极大地破坏。

国境线的存在尴尬地意味着领土问题难以避免。然而,它应该是可以得到实际解决的问题,或者说,它必须是。若领土问题超越了这个界限踏入涉及“国民情感”的领域,则会变得出口难寻,危险显现。这就如同人醉于廉价劣质的酒水一般。几杯劣酒下肚,人烂醉而充血上头,言语聒噪而行为粗鄙,逻辑简单而自我中心。一夜哄闹过后天明,仅剩头痛欲裂而无他。

对于那些为我们慷慨招待劣酒而煽风点火的政客们,不可不多加小心。上世纪30年代,希特勒为巩固法西斯政权,所做的便是这样的事情。后果众人皆知。这次的钓鱼岛问题缘何发展至此深刻地步,两国需在日后冷静查证。政客们仅凭漂亮话就煽动了人心,但实际上受伤的却是身陷其中的每一根人。

我在《发条鸟年代记》中有提到过1939年在内蒙与蒙古的边界发生的“诺门罕战争”。这场战争由国境线纷争引发,短暂却白热化。日军同蒙军(俄军)间展开了激烈的战争,双方一共损失了接近两万的兵力。我在写完小说以后拜访了当地,站立在至今仍散乱着弹壳和遗物的荒漠中,我被一股强烈的无力感袭击,为什么人们要为了这片不毛之地而非要毫无意义地互相残杀不可呢?

关于近期中国书店撤离日本人著书这件事,我无意表达立场。这仅是在中国国内出现的问题。作为一名作者,我无疑感到遗憾,但我爱莫能助。现在我所能够清楚表态的仅是:请万万不要对中国的这种行为做出任何报复的行动。若有报复,那么它就会成为我们的问题,对我们自身产生影响。若我们反过来抱以冷静的姿态,无论事态如何也不失对他国文化的敬意,便会产生让人值得珍重的结晶。它同醉于劣酒相比,就如同电池的南北两极。

醉酒之人总会清醒。供灵魂来回穿梭于国境之间的道路却不可堵塞。这是一条众人经年累月呕心沥血所修建的道路,这是一条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维护的重要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