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的时候,有人来推销胎毛笔,老婆很感兴趣,被我坚决否决了。我一直都很反对形式主义,觉得这个东西保留就好了,没必要浪费金钱。

老婆想带孩子去剪头发,我试了试电推剪,觉得自己应该能应付过来。晚上给宝宝洗完澡后,就拿起电推剪给宝宝剪头发了。宝宝的头发很软,加上是胎毛得剪完,所以直接去掉档头。轻柔的剪过去很完美,宝宝没哭,老婆和妈妈也觉得剪的很好。

剪下来的头发我收到了一个小塑料袋里面,等有时间用聚乙烯醇缩醛树脂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