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妈妈回去了,给外婆烧纸,外婆去世三年了。下午把妈妈送到了车站,买了一张短途的车票,才得以进到站台。

这是妈妈第一次单独走这么远的路,虽然中途应该没什么事情,但是妈妈神经衰弱,估计睡不好吃不好。在我这边40天,天天除了打扫屋子做饭,就是照看她刚刚出生的孙子,没有一刻得以消停。

老婆生产住院前,妈妈的牙疼就很厉害,因为怕误过了孩子生产,就没有告诉我。等到儿子出生,才有时间去拔了两颗坏牙根。她走的时候就穿着一双弟弟买的旅游鞋,看预报老家天气很冷,不知道今天到了后会不会受冻。

但愿一切都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