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青年博览》 文 / 王坏)

每个古镇都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某人从繁华的大都市漫步到丽江(凤凰/西塘/鸟镇),被这里的美景和缓慢的节奏打动。便辞掉了年薪百万的工作,留在古镇,洗练内心,追寻生活的真意。
于是大批所谓的繁华城市的青年纷纷走向古镇,功名利禄全放下,只为寻找生活的真意。他们披着25块钱一件的民族风披肩,摇曳着30块钱一条的民族风长裙。穿着75块钱一双的匡威,不穿袜子地走在90年代的石板路上,听着ding-da-ling-Da-,看小雨拍打着水花,他们来过就不曾离开,他们在丽江等你,他们私奔去凤凰,他们在咖啡馆心不在焉地翻阅咖啡馆里的“安妮宝贝”。眼神暧昧地左顾右盼。再难吃的饭在这里都成了美味佳肴。木头晃晃悠悠摇摇欲坠的破旅馆改名叫客栈之后就文艺清新了许多。他们会形容这里“木头的质感透露着时光的气息”,咖啡馆里速溶的咖啡都袅袅出法国的味道,问个路人给他们指对了那都是因为“古镇民风纯朴”。就好像他们在外边别人给指的路都是错的一样。
到他们回来的时候。那一定是个不一样的脸,如果你问,他们会说灵魂暂时寄托在古镇了。它还没有回来。他们拍摄古镇街头的一只猫。好像这辈子没有见过猫一样,发在微博上一定是“古镇缓慢的节奏,连猫都变得慵懒”;他们去酒吧听不入流歌手唱网络歌曲。好像此前没有听过网络歌曲一样;如果是第二次去古镇,他们会用“回”这个字,就像这是他们的家乡,他们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每个古镇的大街都有一街的穷游们。但他们会告诉你他们不是穷游,他们是走内心,他们说厌倦了都市的节奏。他们渴望在这里安稳缓慢。
其实谁不知道,所谓的古镇,不过是个大游乐场,没有压力,所有发生的事情都跟你无关,除了吃喝玩乐啥都没有,除了醉生梦死什么都不做。这样的环境下再有压力的那就是强迫症了吧?但穷游们会说,你看到的都是肤浅的表面,傺没有看到古镇本质的东西。它在揭示生活最本真的一面,告诉你停下来等一等你的灵魂。
我市有个三观奇特的主持人,传说曾有不少人准备雇凶揍他。但我很喜欢他朴实的观点。有次该主持人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失意的男听众打来的:“主持人,我想跟你咨询个问题,我女朋友嫌我穷货要跟我分手,我该咋办?”主持人说:“那你到底穷货不穷货?”男听众:“我觉得我挣得可以啊。”主持人:“你一个月薪水多少?”男听众:“平均也就是一千多块吧。”主持人:“你工资这个数。那你有没有副业?”男听众:“没有。”主持人:“你工作是朝九晚五吗?你下班后有什么业余活动?”男听众:“我工作是朝九晚五,我业余喜欢旅游,喜欢远足,到周边的野山去亲近自然……”主持人:“你这种情况,平常的活动该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到咱们市比较大的商场去转悠。多去接触商业社会知道吗?注意看那些商品的标价……好了,我们来接听下一位听众。”
只要碰见古镇穷游的。我就想从脑子里提取出来给他将这节目滚动播放一遍,还是去看下大米多少钱一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