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 《 中国青年报 》(2013年02月01日 02 版)
  近段时间,没有哪一个新闻人物能够抢过赵红霞的风头。作为不雅视频案中的女主角,她成为媒体追逐和网友调侃的焦点。一个女人成功色诱到了那么多官员并把他们拉下了马,新闻的传奇和荒诞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力。这样的新闻故事太能引人眼球了,性、偷拍、视频、官员、反腐,每一个字眼都挑逗着大众的猎奇,人们对这起敲诈案的好奇和惊讶都转移到了神秘的赵红霞身上。
  很多人都在追问,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甚至不少网友称赞她是立了大功的“反腐英雄”,在恶搞和嘲讽的同时,网众纷纷猜测着她的容貌、背景和身世,以讹传讹中甚至闹出了很多乌龙,媒体误将很多无关者的照片当成了赵红霞,让无辜者躺着中枪,各种版本的照片谬种流传。一家媒体宣称“目前网上传播的多张赵红霞照片都不是她本人,都是盗用了网友的照片”,而他们有赵红霞的照片,不过是一张只露小半边脸的侧身照。来自警方的消息称:赵红霞早在一个多月前就被以敲诈勒索罪批捕了。
  面对赵红霞充满好奇的媒体和公众,我想说一句,不要再消费赵红霞了。于公,这会转移反腐的视线,使反腐败娱乐化;于私,这会伤害到无辜的赵红霞家人,对赵红霞本人也是伤害。
  据说,如今很多媒体都云集重庆,寻找这个神秘的女人和她的家人,“能不能拍到或采访赵红霞”,成为媒体独家新闻竞争的一个焦点。一个同行的反思很意味深长,他在微博中写道:重庆不雅视频事件中,有同行去过赵红霞所住小区,敲开她家门,遇到了她的丈夫、孩子和婆婆。面对他们,这位同行有没有过瞬间的尴尬?我也曾面临这样的困境,渴望找到独家的料,时常冲的猛,不过总为自己的鲁莽感到羞耻。一位官员离奇去世,我去过他家、单位甚至殡仪馆,最后我完成了采访,但并不快乐。
  这位同行的反思引起了很多关于媒体伦理的讨论。是啊,记者敲开赵红霞的家门,说什么好呢?准备问什么呢?或者让赵的家人说什么好呢?问她的家人知不知道赵红霞在外面做了这些丢人的事?让赵的家人谴责一下赵红霞,骂她伤风败俗,要与她划清界限?这难道不非常残酷吗?其实这里没有什么采访技巧的问题,而是该不该去敲赵红霞家的门,这将其家人置于了无比尴尬和窘迫的境地。
  能采访到赵红霞或她的家人,确实会成为独家新闻,但这是把自己的窥私和猎奇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不道德新闻。赵红霞的律师也向媒体表达了不满,这位律师已经在重庆某看守所见过赵红霞,他说:目前赵红霞已经结婚生子,对其丈夫和1岁多的孩子以及母亲来说,网络对赵红霞的调侃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案件曝光后,其家人本就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记者敲门采访更是一种莫大的精神暴力——滋养了媒体和公众的窥私感,却无耻地制造了伤害。
  当年马家爵被处决后,有记者采访过马家人的感受,这种冷血的采访受到过很多批评。还有,当周克华被打死后,记者来到周的家中采访周克华年迈的母亲,当被问到儿子回来有没有给她带过东西或钱时,周母摇头:“没,没有给过钱。”得知周克华的死讯时,她足足怔了20秒,握扇子的手微微抖了几下——这样的采访,同样被指责为冷血。如今,在不雅视频激发的窥探欲下,大众确实对赵红霞及其背后的故事充满猎奇心态,但媒体不能迎合这种猎奇,应该避免镜头和采访对无辜者的伤害。
  新闻人要想赢得尊重,并不是将“获得新闻”凌驾于一切之上,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获得新闻”更高的价值,起码,新闻之上,还有应有的人性和人道关怀,要谨小慎微地衡量你采写的新闻,在过程和结果上可能带来的伤害。
  从反腐败的公共角度来看,过多地消费赵红霞,对反腐也是不利的,它将严肃的反腐变成情色故事。其实,在不雅视频激起的舆论漩涡中,这件事已经被过度娱乐化了。再盯着赵红霞去消费,只可能为娱乐和情色推波助澜。人们的目光应该转移到这起案件更深层次的利益纠葛上来了,毕竟,赵红霞只是敲诈勒索案的一个棋子,背后是一张更大的网,钱色交易背后是权钱交易。人们不能只记住了赵红霞,而忽略了背后的操纵者和滥权者。
  我想看到的独家新闻,绝不是哪家媒体采访到了赵红霞及其家人,而是更多关于权钱交易贪赃枉法的细节。这才是关键信息,其他都是八卦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