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马伯庸的一篇博客《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把冀宝斋博物馆推向大众,中藏网发表了下列声明。

一,农民企业家举一生之力兴办博物馆何罪之有

收藏家王宗泉是一位当了近50年的村党支部书记,改革开放后带领村民兴办乡镇企业脱贫致富。他在海外无一分钱存款,又不把子女送往国外入外国籍,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千辛万苦组织村集体资本投资5000余万元兴建冀宝斋博物馆。30年来,他以一个中国农民的质朴、韧劲、良知的精神,让流落在街头野外的4万余件文物找到归宿,用这4万件文物进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教育。冀宝斋博物馆的建立,完全符合党的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的精神。冀宝斋博物馆屹立在华夏九州之首的冀州大地,是冀州最好的建筑,最亮的景点。这是冀州的幸事,也是中华民族的幸事。但近日所谓的网络文人马伯庸戴着有色眼镜、心装无知和偏见、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到冀宝斋晃了一圈,极尽讽刺、挖苦和无知的语言,恶意诽谤中伤冀宝斋博物馆的成就,引起全国收藏家的强烈愤慨:马伯庸你懂文物吗?你懂历史吗?你保护过一件古董吗?比起保护了4万件遗存文物的王宗泉老书记,你是多么渺小可笑和无知!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比起当下有多少明星和官员,一面大唱爱国主义赞歌,占据有利地位大把捞钱,一面纷纷加入外国籍,一有风吹草动就用外国人身份作挡箭牌或溜之大吉,王宗泉何罪之有。对民间博物馆不应求全责备,尤其是农民办的博物馆,更应善意扶持和引导,而不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和吹毛求疵。更何况瓷器真伪完全可以用现代科学仪器来进行鉴定的。

二,河北省文物局局长诽谤诬蔑冀宝斋博物馆应追究责任并下台

作为一个省的文物局局长不深入调查研究,不履行保护文物的神圣职责,在这次诋毁中华文物的事件中,也站错立场出来帮腔,妄称冀宝斋博物馆的展品没有一件是真的(故宫研究员叶佩兰在冀宝斋博物馆看了部分瓷器,还认为有30件是真的)。这种轻率的作风和言论与专业职务相称吗?打假要有证据,要提供这件瓷器或所谓赝品哪里做的,什么时候做的,谁做的,图纸谁设计的,成本多少。请问局长,你去过冀宝斋博物馆吗?你懂鉴定吗?冀宝斋博物馆是你们河北的光荣还是耻辱?作为堂堂一个省的文物局最高长官不作为不说,却不顾事实真相而恶意排斥被中国收藏家奉为典范的当地冀宝斋博物馆。他诽谤冀宝斋博物馆原因有二:其一,想推卸"保护文物不力的责任"。民间文物越多, 他自感压力越大,责任越大,如民间文物全判为赝品,管理者一点责任也沒有,可以放心睡大觉。他们这种“为了保位子置民族大义而不顾"的民族败类行为,不查处不足以平民愤;其二,如承认民间博物馆的文物是真的,且数量巨大,那怎么向国家要购买文物的资金。不花巨资买东西,怎么得到巨额回扣。共和国的官员啊,你们太贪婪了,为自己一己私利,不惜诬陷诽谤冀宝斋博物馆,将一个一辈子为中国遗存文物尽己之力保护着的普通农民王宗泉踏于脚下而后快,此举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共和国的法律和管理制度放过他严重失职、造成社会严重后果的言行,人民会坚决不答应!我们将向河北省委反映局长的诽谤行为,将要求河北省人大弹劾你,同时我们保留对你公益起诉的权利。

三,媒体听风就是雨的虚假新闻报道将成中国新闻史上的又一丑闻

2012年1月,某些文化汉奸对“汉代玉凳梳妆台”进行了疯狂的无据打假,国内外大量媒体传播了这一虚假报道,结果该文物被司法鉴定为真,年底被评上了“民间十大国宝”,现在北京国粹苑中藏会馆公开展出,所有打假者均逃之夭夭;2012年5月,杭州收藏家余绍尹将诽谤他的《东方早报》及记者告上法庭,结果被判报社赔礼道歉。这次,一位涉世不深的八0后写的一篇不负责任的质疑博文, 又引起全国各大媒体相继跟风报道, 网络、报刊、电视、广播一起上,是新中国成立64年来罕见的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恶意中伤民间收藏的虚假新闻事件,如若此风长下去,是对中国文化的恶意践踏和无知的糟蹋,是对我们伟大祖先的大不敬。请问:当年冀宝斋博物馆成立大会时,你们在哪里?共和国的媒体不去宣传弘扬保护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遗产的先进事迹, 而热衷于报道外行毫无根据的无端攻击,可笑之极、可耻之至。中华文物历来有“寄托”款、“纪念”款, 只要搞过收藏的人都懂。外行人狂言“穿越”竟会被广为传播,荒唐之极。无据“打假”的舆论正迎合利益集团“唯我独尊”,大肆制造否定民间收藏的阴谋论,妄图继续为攫取巨额国有资产服务,可悲之极。某些共和国的媒体已沦为利益集团的吹鼓手、打手和帮凶,真是亲者痛仇者快,我们呼吁这些无知的人拍拍自己的良心,快醒醒吧!

四,绝不允许诋毁王宗泉等一大批中国收藏家为中华民族千秋伟业作出的卓越贡献。

2012年8月23日,中藏网曾组织有资质的瓷器鉴定师和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收藏家到冀宝斋博物馆学习研究,充分肯定了冀宝斋的收藏水平,并一致认为这是目前中国瓷器收藏水平最高的博物馆。但是由于长期来中国文博体系被少数不法分子利用,造成内外勾结,营私舞弊,侵吞国有资产,竭力否定民间文物,成为共和国国土上至今尚未拨乱反正的独立王国和肮脏集团。全国“十一五”期间572.5亿元的文物专项支出,经过了社会第三方审计吗?其中有多少被不法分子侵吞?文博系统近十年抓出几个腐败分子(一个也未听说过),越是沒有越是说明问题很大,一旦盖子揭开,肯定是惊天大案。文博系统对法院已开始审理的“王刚砸文物” 案一声不吭,媒体也集体装聋作哑,现在有人跳出来诽谤民间收藏却大肆宣传,行动迅速,主管部门叫嚷要“停业整顿”“摘牌”等等,其立场非常明确,试问,如此手段用意何在?天理何在?其根本原因是如全国数以万计的收藏家收藏保护下来的数百万件中华精美文物全部亮在全国人民面前,他们用几百万几千万元购进一件普通文物的底就要露馅,那些假公济私“寻租”的批准人、执行人、利益相关人有多少要进触犯国法。我们全体收藏家呼吁政法部门不要辜负人民的期望,请赶快行动吧!

五,诽谤事件幕后有元凶

冀宝斋博物馆的成立,引起了某些人的嫉恨。因为全国许多收藏家看了冀宝斋的藏品后都说,冀宝斋博物馆的藏品是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瓷器史,精品多,值得研究和填补空白的多,彻底粉碎了“标准器”学,以后全世界研究中国瓷器的学者都应以冀宝斋为基地;而北京马xx的xx博物馆的藏品,基本是普品,是一般收藏家都不会要的东西。2012年,马xx就策划北京青年报记者到冀宝斋博物馆去挑事,并诽谤王宗泉是“十大赝品收藏家”,冀宝斋博物馆“是赝品博物馆”。这次一个八0后的一篇歪文在同一天被各类媒体相继传播,如沒有人精心策划是很难想象的。这是一件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事件,其一,是借刀杀人,搞掉眼中钉—冀宝斋博物馆;其二,是转移“王刚砸文物” 案法院审理公众关注的视线,妄图一箭双雕,一转移视线,二影响审判;其三,是转移全国关注反腐揭文博黑幕的视线,想在当前打“老虎丶苍蝇”的档口中蒙混过关;其四,文博系统上上下下有股冤气,现在有人帮着出气在暗自窃笑,非理性情绪已占据整个系统。这是这次事件得以大行其道的社会背景。难道我们共和国的新闻舆论能沦为发泄私愤的工具吗?!我们呼吁各级媒体要本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实事就是的精神,坚决查处并杜绝此类事件的再度发生,反之,今天的新闻真实性将沦为64年前老百姓看新闻必须反着看,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中藏网

2013年7月13日

我觉得这篇文章很有收藏价值。

最新的消息是,河北省文物局说这个博物馆未按规定申请成立,然后民政局就注销了该馆的非企业单位注册登记证,并组织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

其实我觉得应该了解了解科普教育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几个牌子是怎么来的,另外查查集体资本5000余万元的账目,毕竟,集体的钱也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