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两天值班,顺便调试linux,我精疲力尽,今天从10点钟吃完饭后开始睡觉,一直睡到了下午3点。眼看镜子中的我,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用007的话说:“相当的唏嘘”。

于是我出去剪头发。这个理发店的广告是“一切从头开始”,我一进去,头带圣诞帽热情的小姑娘们就开始滔滔不绝的给我介绍最新式的护理以及发型。我耐心的听她说完,然后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可是我现在全身上下只有10块钱,你说我该剪个什么发型呢?”。本来我是打算剪一个《越狱》中犯人造型的,想想已经过了冬至,做罢了,但还是仔细的告诉理发师一定要把我的耳朵留出来。因为,作为一个时不时还幻想刷两笔的“文学青年”,一旦耳朵被头发盖住,仿佛红尘俗扰般,我就完全没有了灵感。

弄完兴致很好,顺便买了两双鞋(因为我不知道哪双更好,所以都买了下来了),恩,我得回家看《旧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