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的今天,对于熟悉中国近代史的人来说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感同身受:当一个强权欺凌你时,如果自身实力不济,就不要指望其它大国强国为你主持公道;他们甚至会把你的利益作为讨价还价的砝码。
被欧美视为体制野蛮落后的清朝就不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中华民国,是当时世界上不多的“民主”、“共和”体制国家,也和民主列强站在一起,14万华工奔赴欧洲战场,5万多人牺牲,最终和列强并列战胜国序列。但西方民主列强都不正眼看一下那个孱弱的“战胜国”中国,就把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殖民利益转给了当时的强国日本。这直接导致五四运动的爆发,也令当时许多崇尚西方的知识分子寒心,间接导致中共的产生和后来的执政。
1931年,日本挑起918事变,肢解侵吞中国东北。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远比当今中国政府亲西方,连第一夫人都是美国成长教育出来的,总统蒋介石甚至都皈依了基督教。这和今天乌克兰太相似了,东北也和今天的乌克兰俄军基地一样有日本的驻军,今天的乌克兰政府行为简直是和当时国民政府的行为有样学样:没种也没能力与侵略者真刀实枪地干一场,被侵之地的军人奉行不抵抗政策;今天的乌克兰政府好歹还象征性地派一队手无寸铁的官兵向他们的克里米亚基地行进,当时的国民政府却不敢公开支持东北同胞的反侵略起义,怕给日本落下扩大事态的口实,一心指望国际社会也就是列强主持公道。当时的列强也很像今天的美欧政府,口惠而实不至地谴责日本侵略,当时的“联合国”国际联盟不像今天这样大国有一票否决权,日本干脆我行我素退出国联。西方各国连象征性的制裁都没有,和日本生意照做,一些欧洲国家如丹麦、芬兰、波兰,为了自身商业利益,率先承认满洲国。资源贫乏的日本侵华所需军事原料几乎全靠进口,其中从美国进口最多,在其后的全面侵华战争最初两年里,1937年占54.4%,1938年占56%。当时的美国国会议员司可托说:“请大家记住,日本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帮凶而杀死的。”
中国人民和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了四年,终于战火也烧到了西方列强自身,中国在历史上又一次站队站对了,自身也比一战强了些,军人参战而不是华工参战,甚至派军队出境缅甸解救西方盟国军人。但还是孱弱不堪让西方瞧不起。1944年当世界各反法西斯战场都转入反攻节节胜利之际,连在敌后的土共都开始拔据点甚至夺取了若干县城,中国国民政府却在豫湘桂战场大溃败,在欧美强权眼里,简直是烂泥不上墙,也就不指望依靠中国力量战胜日本。随后的雅尔塔会议上,英美以中国东北、外蒙古利益交换独裁斯大林苏联参战,最终导致二战后中国这个战胜国的利益又一次被出卖,蒋介石政府只有徒呼奈何;1961年美国再次对蒋介石政府施压,中华民国屈服压力未敢否决蒙古加入联合国。
欧洲实际上也不缺乏乌克兰的经历。西方取得了冷战的胜利,二战前的慕尼黑協定也被人们淡忘了:二战前的1938年,靠近德国边境的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有300多万日耳曼族人。希特勒指使纳粹党徒和部分民众要求“民族自治”,“脱离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也大造舆论声称不能容忍境外的日耳曼人遭受压迫,陈兵边界。与今日乌克兰不同,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与英法签有互助条约,主权受英法保护。英法为了避免根据条约卷入战争,一起向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施压,在慕尼黑,德意英法四国首脑会议签约,规定捷克斯洛伐克割让苏台德地区给德国,否则英法就不协防捷克斯洛伐克。捷克斯洛伐克无奈妥协,放弃苏台德地区。但妥协也仅让捷克斯洛伐克残喘半年就全境被德国吞并,尽管如此英法也没有为保护捷克斯洛伐克与德国宣战。
这次乌克兰危机,又一次告诉人们:大国博弈,实力决定一切。“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以内”这句话就本出自西方。现实就是这么残忍:领土并不神圣,强者得而据之。什么主权人权都是扯淡,普世价值就是利益决定一切。这个世界除了美国,大都处在强邻环伺虎视眈眈的国际环境中,无论大小国都当自强,在国际舞台上不卑不亢,懂得自己利益所在。决不能任由政客野心家操纵舆论,撕裂国民,授外人把柄分裂国家。
一些受“普世价值”影响的海内外华人,无视在乌克兰始作俑的美欧政府口惠而实不至的伪君子作态,却不屑中国政府的模糊立场以及在联合国的弃权行为,杞人忧天地说什么中国今天不和欧美站在一起,明天就可能被人家在香港、台湾、西藏、新疆如法炮制。会不会被人家分疆裂土不在于你紧跟不紧跟,而在于你的实力。911后中国和美国站在一起,也挡不住欧美同情新疆715和昆明31恐怖分子的暧昧立场并庇护分裂主义分子。1961年蒙古加入联合国时,美国政府迫使蒋介石不投否决票时,承诺美国会使用否决权防止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结果也就坚持了9年。最后还和中华民国政府断了交。中国只要不比今天虚弱,没有那个国家敢拿香港、台湾、西藏、新疆当乌克兰;中国那天再回到1949年前的状态,即使天天和欧美立场一致,也保不住分裂你没商量,说不定印度也敢陈兵四川金沙江边;到那时,乌克兰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相反,随着中国的崛起,西方担心的倒是中国那一天会像俄罗斯一样在中国周边复制乌克兰模式,要不怎么叫中国威胁论?要不美国的鹰派米尔斯海默呼吁西方放弃乌克兰,专心对付中国?!这和当年慕尼黑协定的历史像不像?
没有一个大国希望中国成为一个现代工业化大国的同时,还拥有维护自身利益的实力。幸或不幸中国都是和俄罗斯为邻,在这次乌克兰事件中,无论是谴责俄罗斯的或者欣赏俄罗斯的,都应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唯有中国自身强大,才是乌克兰今天不会变成中国明天的保证,什么条约盟友公理都是靠不住的。中国可以作各种梦,就是不能重温昨天民国的恶梦,也不要做乌克兰那样的“民主”乱梦。向西方学习,就是学习他们脚踏实地地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虚幻的春秋大义。你要我和邻居或西方拉下脸来,我还要算计一下你给我的好处值不值,替人家火中取栗是傻瓜。谁自作多情,谁急着下绊子,大家彼此心里有数。说模棱两可冠冕堂皇的话,中国人还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