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6月19日开始,大气环流开始调整,带状副热带高压开始形成,脊线基本维持在22~25度左右,水汽输送条件良好,终于,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

近年气候异常,今年从1月份到现在降水量已经比往年偏少一百多毫米了。可我不喜欢江淮梅雨:一是湿度大,我的衣服本来都洗干净放的好好的,现在摸起来都潮兮兮的,幸亏我放了樟脑丸,要不然早就发霉了,真是“霉”雨;二是空气闷,热且没有风,雨不停的下,汗却也不停的出,远没有下一场雷阵雨来的舒服。眼看着天上云系减少,似乎要转晴了,一会儿的功夫,云又推了上来,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据说江南著名的霉干菜就是这样闷出来的。我天天看会商,天天分析天气图,就想知道什么时候天放晴,好让我可以晒晒快要滴水的被子,再来个舒服的裸体日光浴。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自己就成了霉磨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