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近山中将,1915年出生,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军第十师三十团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副营长、营长,第十师二十九团团长、副师长,红三十一军第九十三师师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二团副团长,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团长、旅副政治委员,新编第八旅代旅长、旅政治委员,三八六旅旅长,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陕甘宁留守兵团新编第四旅旅长,太岳纵队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六纵队副司令员,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兼十二军军长和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川东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副司令员,山东军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副部长,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军区顾问。

1955年,刚刚不惑之年的王近山被授予中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然而,感情的变故却使他从辉煌跌落尘埃,事情起因是王近山要求与妻子韩岫岩离婚。

抗日战争时期,韩岫岩是八路军医院的护士,是有名的院花。而且她一家12口人都参加了八路军,还为医院驮来了许多医疗器械和药品,被称为半个医院。这样光荣的背景,加上“院花”之誉,使韩岫岩在当时很有名气。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剿匪。在山城重庆,王近山应邀给大学生们做报告,他那幽默风趣的语言,极富传奇色彩的经历,把大学生们全给迷住了。抛向王近山爱情之花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妹,韩岫岩的嫡亲二妹。一方是威风八面的年轻将军,一方是漂亮迷人的女大学生,英雄美人,自然而然地靠拢在一块。但按照中国五千年历史所确定的道德准则,喜新厌旧是不可被原谅的。随着王近山和女大学生的感情越来越深,和韩岫岩的冷战也在加剧。

韩岫岩当时身为海军医院的副院长,得知第三者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于是向组织作了报告。投诉信最终落到了刘少奇手里,他派人来做王近山的思想工作,被王近山顶了回去。几天后处理意见下来了:撤消大军区副司令员职务;行政降为副军级(军衔从中将降为大校);开除党籍;调往河南某农场任副场长。让他伤心的是,当他为了爱情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的时候,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的妻妹并没有和他结合,而从他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1964年,王近山被安排到河南周口地区西华县黄泛区农场当副场长,分管园艺。就在他收拾东西时,曾在他家工作过的姑娘小黄来看他。得悉真相后,温文善良的小黄经过认真考虑,不顾家人反对、朋友劝阻,毅然决定跟着将军去农场,照顾他的生活。10月初,小黄赶到河南和王近山结了婚,成了一对相依为命的患难夫妻。幸亏有小黄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王近山才艰难地度过了那些在黄泛区的漫长岁月。

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当年是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军长,看着王从放牛娃一步一步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红军高级指挥员,对其过人的勇气和高超的指挥才能非常器重。

1969年,“九大”在京召开,许世友乘机向毛泽东主席进言:“我们现在要准备打仗,有几个人有战功,也有错误,能否起用?”主席笑问:“何人?” 许对曰:“如王近山、周志坚。”毛泽东曰:“‘王疯子’啊,我知之,可!”毛即问在座的各大军区领导:“放虎归山,谁敢要?”许世友将军急对曰:“我们要。”于是王近山被调到南京军区任副参谋长,重新回到部队。

1978年初,王近山病重,中央领导极其关心。叶剑英打电话到南京军区说:“吃什么药给什么药,南京不行就送到北京治疗”。再次复出的邓小平也多次打来电话询问病情,十分关注将军的生命安危。王近山病重期间,老首长、老部下、老战友纷纷从各地赶到南京看望他,董必武的夫人何莲芝和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也曾专程赶来看望。

韩岫岩从北京赶来想看望他时,表示愿意为他康复出一份力气,但王近山至死不愿再见发妻一面

1978年5月10日,将星殒落,一代名将王近山与世长辞……

王近山去世后,邓小平在讣告上特别把王近山的最后职务由“南京军区副参谋长”改为“南京军区顾问”,丧事按大军区领导待遇办理。5月17日举行追悼会。叶剑英、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李德生、彭冲、宋任穷等都送来了花圈,而其他生前好友送来的花圈就更多了,摆满了悼念大厅,追悼会的规模原定500人,实际参加1000多人。

对王近山将军评价,李先念题词:“人民的战将王近山”,邓小平题词:“一代战将”,江泽民评价:“杰出的战将,人民的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