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被窗外淅沥的雨声唤醒,转身侧耳,想听听外面柳枝出芽的声音,可惜因为耳鸣的缘故,我听到的只是嘈杂的嘶叫。摸黑找了颗药吃下继续睡。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何时见杏花,在我的梦里,会有那春雨下的江南和如烟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