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害羞,但曾在分别的街头,大声说我爱你。
同我去庙里求签,轻轻捉住我的手一同跪下。
言而有信。
从来不迟到——我迟到他不生气。
拥抱很久、很紧——每次我起身时几乎是需要慢慢推开他。
睡得比我迟一点,醒来早一点。
朦胧醒来轻呼我的名字——没有呼错。
记得我的日期、鞋号、密码、最怕的事。
我很怕虫子,见到虫子大声尖叫他不会笑我。
雨后的早晨我去花园,用小树枝爬到路上来的蚯蚓送还草地——他在一边帮我。
笑起来很像个坏蛋——其实不是。
不舒服时,请假带我去看医生,回来路上买冰淇淋做奖励。
开车绝不喝酒,让我系上安全带。
帮我做家务,每天。边做边聊天。
常常帮助别人,不为什么。
答应我:永远不。然后永远不。
一边吹口哨一边修马桶。
说:希望你是我的女儿。
白煮蛋的黄可以给他吃。
雨天散步,背我过积水,说:你还可以再胖一些啊。
吵嘴时不会一走了之。
错了会认错。
阅读女士脱毛器的说明书然后教我。
我说笑话他笑。
逛街时我看中同一款式三种颜色的裙子,他说:都试一遍好了。
试鞋时,他把我的卡通袜叠叠塞进上衣口袋。
常常说,有我呢。
事情过了才告诉我,轻描淡写。
指甲整齐干净,喜欢我替他剪指甲。
我做的菜他每样都爱吃,要求明天再做。
小孩子都喜欢他,常常在楼下玩一裤子泥回来。
轻轻拧开我拧不开的汽水瓶。
忙时给我订机票,让我带父母一起出去玩。
告诉我——24小时随时打电话。
告诉我——不要省钱。
去义务献血,回来笑嘻嘻掏出一块“福利饼干”给我尝。
偷偷买一件两人合穿的雨衣放在车上。
我喜欢赤脚,他在副驾驶位脚下铺一小块羊绒毯。
留言时画一个小老虎头当签名。
偶尔叫我妈妈。
说谎时结巴。
与人争论听上去像是解释。
教我滑旱冰,扶着我跑了快一千公里。
从不上网聊天。
他的秘书说帮他缝上脱落的纽扣,他说谢谢,不用。
送我的花是盆花,替我浇水。
和我下棋,允许我悔棋。
他其实很早就对他的父母说起我……
喜欢运动,带我去招待女宾俱乐部。
穿十年前的牛仔裤仍然合身。
他养了一条大狗,他的狗喜欢我。
吵嘴时我要他还我送给他的维尼熊,他坚决不还。
我不辨方向,他体内有指南针,说——跟牢我。
吃我吃剩的东西。
我失眠时他陪我聊天。
用双肘和膝部支撑体重……
她以前的女友有困难会来找他。没有困难则不会。
手上有一道伤——和几个小流氓打架时捏住对方的刀,我警告他下次不要这样了他 点头一笑不答。
我洗澡时他拿了本杂志近来坐在马桶上看。
比我高,我取不到的东西让他取。
重大的事情和我商量,比如明年的投资计划、周末野餐带不带烧烤架,晚饭吃大白菜 还是小白菜。
站在商店的洗手间外面等我。
我感冒了,他还是会用我的杯子喝水。
打电话嚷:我办公室的热带鱼生小鱼了!
和大人在一起像大人,和孩子在一起像孩子,和狗在一起像狗。
钱不会多到要别的女人替他花。
喜欢我,从未犹豫,从不和别的女人比较。
必须非常合心的东西才会买——买时从不问价格,然后用很久很久
火车站接我,早到十分钟,带一盒蓝莓酸奶。
常常央求我唱一支歌。
我买给他的东西都合他心,不转送他人。
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但他自己不知道。
逛街回家,一只眼看电视球赛一只眼看我试新衣。
对女人有风度,也有距离。
有了他,电脑罢工不必彻夜痛苦。
很少叹气。
不想当官。
真的可以随时找到他。
和他在一起不怕死——也不害怕活下去,活到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