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可惜,最近西南暖湿气流过于微弱,不能将所需的水汽输送到江淮,即使这弱降水不要求太多的水汽。

多云的下午,睡足一觉,出去买了点东西,打算明天一起和买的明前茶寄给老爸。

顺道剪了个光头,骑车鬓角风嗖嗖的,痛快。

买了个冰激凌那,边走边吃,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