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完高考这座独木桥,就到了众多家长报考志愿的时节,正所谓答试卷靠考生,报志愿考家长。所谓的名校北大清华,所谓的大学排行榜又成为一年一度人们关注的话题。

我一直认为所谓大学者,不在于大楼(北京大学打算拆了老建筑建大楼)、大门(山东聊城大学花八千万建校门)之间,而在于大师、大学问、大包容中。

想想从北洋政府到民国时期的北大校园,民主自由之风是多么浓郁,那时候的清华、北师大、燕京大学、南开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甚至在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哪个不是独立自主,兼容并包?谈到学术大师可谓数不胜数,蔡元培、梁启超、章太炎、辜鸿铭、胡适、梁实秋、章士钊、刘师培、刘半农、陈寅恪、罗家伦、傅斯年、陈独秀…..那才叫人杰地灵,那才叫水木清华!

而时止今日,大学教育已经变味成一碗已经馊掉的杂烩汤,恶心至极,且不谈那些只会茹血敛财民办二级学院,即使在一些所谓的名校,又能如何?北大清华,除了将每年的高考状元制造成没有独立思想的肉体机器外,还能有几分成就?

青年是整个社会最为宝贵的财富,他们热情、文明、开放,是整个社会制度变革的源动力。如果说从解放到文革,青年至少还保持着对国家命运的关心的话,那么从六四之后,大学生所关心的除了考研出国就是泡妞赚钱,而当这种追求别无选择时, 正是一个社会秩序垮掉,一种古老文明失落的开始。

试想如果没有1915年开始新文化运动和1919年五四运动,现在的中国会是怎样?

那时候,学生会是选出来的,那时候,没有校党委这种狗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