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四大名著,流传最广,影响深远。在我看来,它们都不是最好的,但却各有精髓之处:

一、《西游记》——反

与其郁闷的生活,不如革命,不如他妈的造反!“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如果你看过《悟空传》,你就会明白我的痛苦了。老子在水帘洞和猴子猴孙们剿灭混世魔王,惊散傲来国君,万兽来朝,自立为王,真是其乐融融,众望所归啊。当美猴王的日子是滋润的,偶尔还能去皇亲国戚家(比如龙宫)打打秋风,捞点外快。偏偏天朝那个老不死的玉帝硬说我们是非法聚众闹事。依次下派城管、公安、特警来拆迁,逼我老孙搬家,闹得鸡飞狗跳。幸亏咱还练过,三下五除二,打的这帮孙子屁滚尿流。玉帝这丫挺的吓破了胆,不得不封偶为齐天大圣。虽然是个虚名,但也风光无限啊。可惜世事难料,人心不古,如来这狗娘养的使暗招阴人,把偶压到了五指山下,真是阴沟里翻船,丢脸!最可气的还是唐僧这狗日的,仗着和菩萨有一腿,给我戴了个紧箍咒,天天念时时念,真是虎落平阳给犬欺!取经路漫漫,唐僧真讨厌!要不是许诺取经完成后给我一个副厅级待遇,我真想灭了这混蛋!路上艰辛大家都是知道的,那些天界的七大姑八大姨,你不得罪不行,得罪也不行,真是左右为难啊!俗话说天算不如人算,这年头,做官朝里没人就是不行。等偶们千辛万苦取经回来,本来说好的热门职位,却给换到了清水衙门。没钱不说,没人伺候不说,没人身自由不说,还得天天吃斋,我靠!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他妈还真想再反一次!

二、《三国演义》——计

“其实,我是一个好人”。在娱乐至死的年代,作为一个实力派的公众人物,得罪了谁都不要紧,就是不能得罪编剧,得罪文人。罗贯中这穷酸,仗着晚生了几百年,硬把白的说成黑的。老子当年纵横天下,横槊当歌的时候,你丫还连液体都不是呢,我懒的和你解释!你把偶的文成武德撇开不说不要紧,可你硬把刘备这种偶像派说成人气派,我就看不下去了!就刘备那点德性,老色鬼一个,进洞房看到刀剑差点就尿了,还中山靖王之后,屁!那天在后花园,我恭维着说他是英雄,他吓的连筷子都掉了,还掩饰说是给雷吓的,你当老子是小白啊?!不得不说,诸葛老匹夫还是有点本事的,阴谋诡计一个接一个,层出不群,幸亏我也不是吓大的,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好歹我还是挺过来了。不幸的是,长期睡眠不足加上用脑过度,使我得了职业性神经衰弱。请了个医生来看,居然要把我的脑壳打开来治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知道华佗这小子是不是收了刘备孙权的黑钱,要在我大脑上做手脚?我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宰了他。有道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些年在外面混,没想到后院却起火了!孩子们争得争斗的斗,最后反倒给司马懿占了便宜。这也怪我瞎了眼,当初虽说是一个战壕里的弟兄,可防人之心不可无。没把机心教一点给孩子们,是我的错,常言说的好,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啊!

三、《水浒传》——降

我们都是被逼的!现在人人都骂我们是草寇,是土匪,可谁知道我们当初都是良民来着?我兄弟林冲,京城的八十万禁军教头,要收入有收入,要地位有地位,家里还有个漂亮老婆,你说要不是逼急了,能杀那太子党?武松你知道吧?当年那可都是评过先进的,和领导握过手,开会坐前排。后来分配到县公安局,虽说地方小了点,可好歹是公务员吧,要不是镇长西门庆伙同那小淫妇毒死了他哥,也不至于知法犯法吧?被逼着造反了,说我们是黑社会指使的!水泊梁山风景如画,聚义堂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按理说应该痛快了吧?可刀头上舔血终究不是个办法呀。招安招安,你以为我愿意?可这年头干什么都得要钱。结婚买房要钱,孩子上学要钱,养老看病还得要钱,咱又不是足协的高俅,钱能来的那么容易?你没听人说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啊!没钱还好说,关键弟兄们年纪都大了,这晚上没女人就难过了,你没看燕青跑几百公里到京城找妞吗?按说弟兄们当中除了李逵其他的相貌都还不错,身上更是一点毛病都没有,可咱这没固定工作的,连个暂住证都办不上,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你?招安是不咋地,临时工还是编外,可好歹是人家国企吧。得,咱也放下那江湖大哥的身段,人家说叫打辽兵就打辽兵,说叫打方腊就打方腊,咱没二话,谁叫咱是临时工呢!可弟兄们阵亡了,人家说工作不满十年,没有劳动合同法保障,不算烈士,你说气人不气人?看来,多读点书,懂点法律知识还是好啊!

四、《红楼梦》——性

我也不想这样子的,我又不是卫生巾,夹在女人中间,很痛苦的!林黛玉说我是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这是不正确的,实际上,我见了妹妹后也会忘了姐姐的。起先我也是喜欢女人的。那年夏天我跟熟妇秦可卿学完云雨,回来就和袭人试上了。那是我的第一次,挺难忘的。我记得我那时候挺强的。有一次碧痕服侍我洗澡,我们关起门来搞足了两三个时辰,真是痛快淋漓!不过弄得地下、床上都是水,让丫环们私下笑了好几天,挺囧的。我讨厌别人叫我贾二爷。每次林黛玉二爷二爷地叫我,我就难受,搞得我像是被她包养了似的。天天在花丛之中,我的身体又不是铁打的,慢慢还是有点虚了。后来有一天,林黛玉说我不行了,我就问她,我怎么不行了。她说,女人说男人不行了男人就是不行了。我说,这是我嫂子凤姐对我大哥贾琏说的话,你又不是我老婆,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她这话挺伤人的。于是我开始喜欢男人,至少,男人不会说我不行。我先后交了三个男朋友,秦钟,蒋玉菡,还有一个柳湘莲。因为蒋玉菡,还被老爸暴打了一顿,不过有句诗怎么说来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是爱他的,为他挨打,我不后悔。我是我们家的独苗儿,我奶奶说无论如何都要让我留个后。老人家挺疼我的,我不能让她失望。林妹妹脸蛋是不错,可身子骨弱了点,加上有点儿性冷淡,我怕怀不上。加上那时候我爸爸的公司快倒闭了,他说如果我和宝钗结婚的话,薛家就会追加投资。他还说,如果我不娶宝钗的话,就把我的别墅跑车信用卡全收回去抵债。所以我只好和宝钗结婚了。宝钗家境好,人也算温柔体贴。可我不是处男,所以她一直嫌我,自从结婚我俩就没同过床。没有女人是痛苦,有了女人也是痛苦,可先有后没更痛苦。所以我出家了。听说现在有个叫陈冠希的?他出家了没?